警探组,GGAD
么么哒~(•ૢ⚈͒⌄⚈͒•ૢ)

【瑟巴】Flirt 调情 ①(现代AU,夜总会老板!T / 调酒师!B)

Flirt调情

设定:现代AU,夜总会老板瑟兰迪尔X调酒师巴德

白天的阳光下的都市,建筑都在闪耀着自己的伟岸,街道上的行人忙碌地追赶时间,所有人都安分守己地做着人模人样的事情,有人赚钱工作,有人辛苦奔波,有人丢掉工作。白天永远都是一成不变的发生着一样的事情,地铁从没有为谁而停下去选择等待,饭点肚子永远是最准确的生物闹钟,心跳一直和地球一起知道生命的尽头。

总会有人逆反世界的规律,那种可能是有钱人,那种人自己就是生活规律,或者是上晚班的人,像夜行动物一样,白天安静地沉睡等待晚上属于自己的盛宴,巴德属于后者。

现在是下午4点钟,落地窗帘终于抵挡不住傍晚红艳的阳光让它们照进了巴德的房间,像是闹铃一样,敲醒还在睡梦中的巴德。被阳光弄醒的巴德,明显没有想起来的意思,转身背对阳光,现在的巴德上半身没穿衣服,他每天都累得像狗一样,早上6点一回来就把衣服脱了扔在了一旁,洗了个舒服的澡,然后就躺到床上睡了。艰难地伸出手,看了一眼床头的手机,才4点,在闹钟响的第一声就关闭了它,继续躺在自己的床上。他还不想起来,他心里是这么想得。

然而,再过3个小时,太阳彻底消失在天空,紫色的夜幕遮盖整个城市的时候,他就必须得在密林夜总会里的吧台前,穿上他的职业三件套,理好他的发型,带上他的干净的调制器具,在夜总会开门接客前,根据班头给的物品清单,检查有没有货物不足,以及自己的器具摆放的位置是否会影响自己表演的节奏,最重要的是检查自己的吧台的干净程度和所有调酒剂和酒是否都是充足的状况。

然后只要等待7点在夜总会大厅右侧喷泉上的钟声响起,敲响最后一声,黄金的大门便会打开,络绎不绝的上流人士,贵族,商人,名流都会蜂拥而至,他们穿着最昂贵的衣服,戴着最华丽的配饰来到这家夜总会,享受夜晚带来的迷情喧嚣。密林夜总会从不拒绝任何人,只要你在这里花钱,就没人会把你扔出去。

夜总会的第一层什么娱乐活动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见不到。中间还设有一个被灯光和朦胧包围的舞池,巴德在的吧台就在舞池的旁边,很多跳累的和不喜欢过于热闹的人都会在吧台这里点酒,有时一些人会另花钱要求自己表演花式调酒;第二层都是包厢区域,只有大包厢和超大包厢,没有中型和小型包厢,每一个包厢都有着绝对的私密空间,那里的一个晚上的消费力度可以超过巴德一个月调酒的工资。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在自己设置的最后一个4:30闹钟响起的时候,巴德慢慢地爬出自己的床,看着夕阳逐渐褪去,夜幕开始侵袭。

巴德坐起身,看了一下原先扔在地上的脏衣服都不见了,就知道一定是自己贴心的大女儿西格瑞德帮自己收拾了,他的妻子在生完蒂尔达就离开了这个人世,家里的经济花销一下子只能靠自己承担的时候,他一度想要自暴自弃,那段时候的确太不容易,但那时西格瑞德和巴恩却在他身边不断地鼓励他活下去,给他希望和力量。在那之后,巴德听说调酒师很赚钱,就去考取了调酒师证件。

命运开始往好的走,那时正是密林夜总会调酒师缺人,如果能作为密林夜总会的调酒师,工资可谓是相当的客观,对于自己这种急需钱的人,能有这么个岗位,就可以彻底脱离贫困。不过,想要进去就职没那么简单,密林夜总会不是随随便便的小夜总会,整个中城没有人不知道那个地方,就算没有进去过,也一定知道它的名字。

当时为了竞争这一个位置,应聘者更是数以万计,但是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被选上了。巴德把握住了这个机会,至今都在工作上没有犯过什么大错,人脉稳定,工资收入也是一直稳定,然后,他有了一套在10楼的3室一厅的公寓,简洁干净的装修就是他想要的风格。

看了看四周,巴德下床去衣柜里拿新换的衣服,看着现在一切,他已经觉得足够了。我不再需要担心的我的饭钱,我的房钱,我孩子的花销和对孩子们的爱。巴德掂量着衣橱镜里已经穿戴整齐的自己想。不过时间不允许他想太久,巴德麻利地洗漱之后,做了给待会儿孩子们回来后吃的晚饭和一些自己要吃的,就出门了。

5点钟真是下班高峰,地铁和公交没有一样不是在模仿沙丁鱼罐头,为了自己的形象能体面的出现在自己工作的地方,出租车几乎是他必选的出行工具。

1个小时后,他给了些司机小费,便走上台阶,从旁边的小门进入“宫殿”。刚打开门,就看见整个大厅和楼上大家全在忙活,检查电路,培训员工,调试音响,检查货物,清洁地面。看着大家都在忙碌,巴德也慢慢地走向自己的吧台,还和周围的同事们相互打招呼,“嗨!巴德,你家的孩子好吗?”“很好,你呢?”“就那样吧。你知道的。”巴德走到吧台,和往常一样的整理和检查,不过,这时一位同事走过来,“嗨,巴德,你能帮我个忙吗?我知道你人最好。”巴德没有回绝,那人也就继续说了下去,“是这样的,我的妈妈希望我回去一次,她的身体快撑不住了,家里人都急着让我回去。所以,这几天的工作你能帮我代替一下吗?”看得出她是真的很需要帮助,平时她也帮过自己不少忙,在自己初来这里的时候,是她教了自己一些规矩,现在也应该帮她,巴德点了点头答应了。

大钟敲响了七点的最后一声,大门打开,人潮涌进来。舞池上的LED灯光开始不停地变换形状,迪斯扣彩球也把整个大厅又披上了一层热辣的感觉,舞台地板的颜色随机转换颜色,DJ已经开始打碟,扭动你的身体,跟上节奏,现在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巴德也开始接应吧台的顾客,就在这时,一个矮个子的人坐了下来。调酒师走过去,微笑着问,“老规矩,索林?”

“不,给我更烈的酒,巴德。”索林的表情不太愉快,以前索林的老规矩就是曼哈顿酒,以威士忌为基酒,加上甜威末酒,最后用红樱桃作为点缀,混合而成的鸡尾酒。黄金的色泽,以及口感强烈直接就和索林给人的感觉一样。巴德看了一下索林,重新挂上笑容,看向索林左手边的客人,“我觉得这不是个好建议,索林。您需要些什么,客人?”

“那你觉得我该喝什么?直接喝斯皮亚图斯*爽快点?”索林翻了一个白眼“哼”了一声。

巴德已经加完基酒和配料,开始摇晃调酒杯,在喧闹的环境中开始打出自己的鼓点,“看来今天有人的脾气不怎么样啊?”索林撇撇嘴,巴德笑着把调酒杯甩到自己身后,抛过头顶,再单手接住继续上下摇晃。这个动作迎来一些坐客的惊叹。“说说看,也许我可以帮帮你。”巴德把调酒杯放稳后,打开顶盖,缓缓地把酒倒入鸡尾酒杯中。

索林叹了口气,“你知道我家侄子奇力的……”

巴德点了点头,看向右边,“嗯,知道,他怎么了?借过。(Coming through.)”食指和中指夹着酒杯柱子,然后用力让酒滑向它的需求者那里。【这里完全是为了耍帅,请忽略牛顿。】

索林吹了个口哨,然后呼吸了一口气,“他找了个女孩。”

“这是个好事啊。”巴德看向他,但是手也没闲着,依旧在准备下一单的东西。“我也知道那是好事,但是,没想到会是陶瑞尔!”索林一想到这对就头疼,说出来就更加头疼。

“……陶瑞尔,这名字好熟啊。”巴德停下手上的事情,想了想。

“能不熟吗?不就是这里的大堂经理吗?”索林的话,把巴德彻底震住了,回过神来的巴德理了理思路,“密林和你们都灵集团不是一直不对盘吗?这是要联姻?”

“联姻?是他们想高攀我们吧?”一个低沉而又嘲讽的声音从索林背后传来,索林笔直地挺着身子坚决不转过去。巴德看了看眼前,一头金色的长发,如同湖泊一般的瞳色,和高挑的个子,穿着黑色花式底纹三件套,那人就是密林夜总会的老板——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坐到索林的右手边,手撑着下巴,歪着头看着巴德说,“你觉得呢?”

巴德看了瑟兰迪尔一眼就立刻转过头看向别的客人,“您还需要什么吗,客人?”

瑟兰迪尔“哼”笑了一声,侧了侧头说,“你说怎么办吧,索林?”

索林深吸了一口气,“反正不归我管,是你家的孩子先看上我们家的,要问你们家孩子的意见。”瑟兰迪尔别过头,“你说什么?请不要弄错了,是你们的奇力先看上我们陶瑞尔。”在两个人一开始闹起来前,巴德给了两个人一人一杯酒,“先尝尝我的手艺。”

巴德给瑟兰迪尔的是干马天尼,以琴酒为基酒,口味比较辛辣,却有清爽的感觉;给索林的是黑俄罗斯人,以伏特加为基酒,咖啡糖浆作为配料,口感很柔和,但是酒精度数并不低。也算是巴德满足了索林的要求,当然,巴德也私心地加了一些自己的意愿,他不奢望他们能懂自己的意思,但是也请别在这里吵架。

索林看了一眼和之前不一样的酒,“这是什么酒?”“黑俄罗斯人,索林先生。”巴德行了一个礼。

瑟兰迪尔用左手拿起酒杯,仔细看着色泽,然后尝了一下酒,“我还以为你会给我玛格丽特呢。”

“您需要吗?我可以再做一杯出来……”巴德尽力地在避开瑟兰迪尔的视线,他总觉得有种被盯上的感觉,他已经想要不要和旁边的同事换一下接待区域。

“不,并不用。”瑟兰迪尔看向了舞池,脸上好像有一丝醉意。巴德在索林的酒杯里又加了两块冰,顺便给了他一个眼色。索林也懒得再和瑟兰迪尔吵下去,一口把酒吞下肚,便留下来钱离开了。

巴德在索林离开后,开始收拾吧台,“真是个粗人。”巴德听见瑟兰迪尔嘟囔了句,嘴角笑了笑,然后继续忙活别的事情了。瑟兰迪尔却就一直坐在那里,有时会让巴德上些烈酒。

直到早上5点送走了最后一个顾客,基本上大部分职员都下班了。巴德也开始打理他负责的吧台,瑟兰迪尔看着吧台上新弄的酒后水笑了笑,“你真的以为我醉了?”

“您今晚喝的可不少,起码有两瓶伏特加了。”巴德一边清理调酒杯,一边说。

瑟兰迪尔转着手上的空酒杯,“我可不会喝醉,这点酒对于我来说根本不尽兴。”

“没能亲手把您送进医院我才觉得不尽兴。”巴德把洗干净的调制器具放在吧台晾干,和同事道别后,发现自己已经是最后一个还没走的职员了,快速便跑去喷泉那里开始工作。每天的喷泉都要打扫,水已经抽干,现在只剩下清理了。“我记得我只给每个人一个工作。”瑟兰迪尔翘着腿坐在那里,不紧不慢地说。

“是的,不过她有些事情,所以这几天就由我带班了。”巴德拿来拖把和盛满水的水桶。

“一个调酒师做清洁工的工作?”瑟兰迪尔转过身。

“您有什么意见吗?”巴德卷起袖管便开始认真地打扫喷泉。巴德本来就不是多话的人,脾气也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好,虽然会和吧台的客人非常温和地交流,但是基本上也是客人起的话头,以及自己的职业素养。他对瑟兰迪尔这个老板感觉特别奇怪,平日里很少见他会在一楼走动,今天却出奇地一坐坐到下班,莫非有什么新鲜事情?

等喷泉打理完毕,巴德洗干净手,把酒后水也处理之后,伸了个懒腰,“啊~~~~~~您不走吗?”

“你在邀请我吗?”瑟兰迪尔左手撑着下巴,用湖蓝的眼睛看着巴德。

巴德立马离开视线,迅速收拾完东西,刚要拿东西走的时候,瑟兰迪尔一把拉住了他,慢慢地靠到他的耳边,“我觉得我从8点等到5点是要得到点回报的,你说呢?”

瑟兰迪尔温和的鼻息离巴德的耳朵很近很近,不断地在加热他身上的皮肤,太近了,巴德有点尴尬,原本尝试把自己推离瑟兰迪尔,没想到反被看穿又贴的更近了,巴德别过头,“我,我想您是喝醉了,老板。”

“我说过我并没有醉,转过脸来”,巴德越是想逃,瑟兰迪尔就越是向前,“调酒师的招牌微笑可别用在这,你知道这对我没用。”然后瑟兰迪尔的手放开了他,有点遗憾地说,“你现在要是离开了,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什么机会?”巴德转过头的瞬间擦上了瑟兰迪尔的唇,然后他看见对方那细微的得逞表情,“就是这个。”

瑟兰迪尔看着眼前面红窘迫的调酒师,心里满是戏谑,但是不是现在,以后还有很长的很长的路要走,酒的美味,要慢慢品尝。“我说的机会是能我送你吗?”

“不!不用!额,我是说,没关系,我,我可以自己回去!”巴德往后跳了一小步,他的脸现在一定很红很红,因为他觉得现在尴尬极了,他刚刚亲了他的老板,也不算是,但是的确有感觉,他的唇好软……不不不不,现在不是想这个时候。

瑟兰迪尔没有再管自顾自尴尬的巴德,转了转手上的车钥匙,“来吧,我听我儿子说,和下属培养感情是很重要的事情。”

虽然的确很不好意思,但是听自己老板那么一说还是坐上了瑟兰迪尔的车,一辆黑色宾利。巴德刚准备做到后座上就被反光镜里的瑟兰迪尔说,“你是孩子吗?”只能非常无奈地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一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理智也重新回到巴德大脑的主导地位,仔细想一下,夜总会一共有那么多员工,为什么偏偏选中的是自己?难道是因为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帮助?莫非是关于奇力和陶瑞尔的事情?老板觉得自己和索林很熟?所以想让自己帮忙?

看了看开车的瑟兰迪尔,更加确定他的老板需要他帮忙的感觉,刚准备开口,就被瑟兰迪尔把话堵回了肚子,“停止你那愚蠢的思维,那种事情也不会轮得到你插手。”

巴德认命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窗外,没再想别的事情。

其实瑟兰迪尔一开始从楼上下来,完全是因为加里安告诉自己,索林来夜总会了,本来是准备呛索林的,没想到会看到巴德,巴德身上的黑马甲勾勒出完美的腰线,白衬衫给他的气质加分,最重要的是当他背过身去,他的西装裤把性感的该死的臀部完美地展现了出它该有的曲线。瑟兰迪尔根本难以移开视线,脑袋一瞬间空白,原本的计划全部被打乱,而且巴德微笑起来的样子自己都恨不得狠狠地吻他,把他压在吧台上操一顿。是的,他觉得巴德在勾引他,而且他还上钩了,自己明显就是对巴德的一见钟情,虽然瑟兰迪尔从不喜欢一见钟情,但是现在就是发生了,他想要巴德,不过,还太急,要让巴德真正爱上自己,一切都还太早了。

 

【感谢草籽宅心人厚细心看到的这个酒驾梗,还有酒驾很不好!】

看着周围的晨景,太阳一点点地升起。巴德缩缩了自己的身子,仿佛感受到了清晨的寒意。瑟兰迪尔看了一眼巴德,把车里暖气打开。在一片安逸的环境中,巴德突然想起来,坐在他旁边的人喝了起码有两瓶伏特加,而这个人现在还在开车!如果待会儿交警要请他去警察局坐坐,他都不会觉得有任何问题,他想尝试和这个人交涉关于谁来开车的问题,在他意识到眼前的人是酒驾的时候,但是呢?但是他眼前的人用眼神示意自己闭嘴,看在一切的平静的份上,巴德只求交警别在这个时候出现。

然后,然后就说什么来什么。果然,在开到快到他家附近被交警拦了下来,然后交警拿出测酒精仪,“你,对着这里,来吹一下。”瑟兰迪尔对着对嘴吹一下,不吹不要紧,一吹……红灯还没亮过2秒,仪器就爆掉了【纯属剧情需要,酒精探测仪会不会爆掉我不知道,毕竟没有人做到过】。爆掉了!巴德看到这一幕简直是惊呆,吓得他真想立马下车就跑。交警倒是特别淡定,“瑟兰迪尔。”瑟兰迪尔点了点头,交警叹了口气,“驾照,身份证出示一下。”瑟兰迪尔很顺手地拿出证件,“哈尔迪尔,我们都是老交情了,老规矩,放我一马?”

“瑟兰迪尔先生,不是我不肯放,可是你要知道,这可是我这个月在你手上爆掉的第十个酒精仪。”哈尔迪尔无奈地摇了摇手上已经报废的测酒精仪,然后看向车内背对着自己睡觉的巴德,“而且你这次还酒驾带人!看样子,旁边那位先生估计也醉得不行吧?”

“可能吧?”瑟兰迪尔看了看巴德,“我觉得我们也没见过几次面,况且我也没有造成任何的交通事故。”

“是啊,这个月才见了十次面而已,只是一次一台测酒精仪,我是该为你有这样的技能而感叹呢?还是我应该把你的分扣光,扣了你的车,然后让你永远上不了马路?”哈尔迪尔一边在板子上写什么,一边说。

“当然是前者,你又不是不知道,拜托,哈尔迪尔,全看在爱隆的面子上。”瑟兰迪尔可怜兮兮地看着交警。

“这次是最后一次,事不过十,瑟兰迪尔,给。”交警把写完的单子给了瑟兰迪尔,然后转身就走了。

巴德全程装睡,他什么也不想管,什么也不想知道。拿到单子的瑟兰迪尔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依旧开车走了。

“你可以醒了。”瑟兰迪尔看着反光镜说。

巴德动了动自己身子,示意自己醒着。

“很快,你就要到家了。”瑟兰迪尔看了眼反光镜,“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吹爆酒精探测仪?”

瑟兰迪尔哼笑了声,“我还以为会是你家的孩子。”

巴德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警觉地看着瑟兰迪尔,“你调查了我?”

多诱惑的表情,一脸惊讶,天真,“显然是你自己告诉我的。”

哦,简历,巴德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椅子里,“一想到待会儿还要带他们过家庭日……”

“……家庭日?”瑟兰迪尔很明显地漏停了一拍,这样的窘迫让巴德萌发出了好奇,“你没有家庭日吗?”

“那是什么?”瑟兰迪尔转动车头,拐进巴德所住的小区。

“就是和家人一起过的一天。”巴德莫名地觉得自豪了起来,大概是所谓穷人的骄傲的吧。

“哦,那样啊,我也有。”瑟兰迪尔从钱包里掏出停车卡在停车器上扫了一下,巴德又回到了对着瑟兰迪尔惊叹的样子,“你,你,你你怎么会有……”

“在我没得到相等的信息前,我还不想分享我的信息。”瑟兰迪尔微微笑了笑,停在车位上。大概那就是所谓的常胜者微笑吧。

巴德简直懊恼的不行,他都差一点以为自己可以和旁边的人平起平坐的时候,旁边的人又瞬间回到自己高不可攀的位置。

巴德一把抓过自己的东西,他叹了口气,但还是感谢了瑟兰迪尔送他回来,虽然是酒驾,正当他准备上电梯的时候,他发现瑟兰迪尔也进了电梯,“你也住这里?!”巴德惊讶地看着他旁边的人。

瑟兰迪尔还是那句话,“在我没得到相等的信息前,我还不想分享我的信息。”

巴德撇着嘴,狠狠地按下了10。

当他走到他家门前的时候,他发现瑟兰迪尔在他门前停住了。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人拿出钥匙打开门。瑟兰迪尔竟然!竟然有自己家里的钥匙!!巴德整个人都震惊在那里。这是怎么回事?!当初那个给自己房子的年轻人还信誓旦旦地承认过,他房子的锁只有给到自己手上的钥匙才能打开,而且全世界只有他手上的一把钥匙。并且他让自己千万别换锁,不然他说可能有人会偷偷地进自己家。现在呢?现在呢?!现在,自己的老板竟然拿着钥匙,在他面前打开了自家的门。

在瑟兰迪尔刚打开门的时候,蒂尔达,巴恩,还有西格瑞特就已经在门口朝着门外面露兴奋和激动,而等瑟兰迪尔彻底打开门的时候,他接受到了缤纷的彩弹,快乐的口哨和热情的欢呼,还有“家庭日!DA……?”。蒂尔达吹了一下卷纸。

接着,三个孩子一脸呆愣地看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也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们【其实脸上也没表现得多吃惊,也就眼睛睁大了一点而已】,三个孩子的DA还在为自己的家的锁瑟兰迪尔为什么能打开而纠结。

当三个孩子看见表情一脸吃惊的巴德,再看向自己面前高大英俊,当然,他们的爸爸也很帅,而且从气质中就透露着高贵的男人之后……之后……反正他们就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五个人就这么僵直在门口,谁也没想好怎么开口。最后还是小蒂尔达,可能是出于本能,开口喊了一句,“DA?”巴德才回过神。

“DA,这位是……”西格瑞德觉得现在气氛简直尴尬……非常尴尬。

“他是我现在工作的老板。”巴德无力地解释道,瑟兰迪尔也重新恢复了扑克脸。

“密林夜总会的老板?!”三个孩子齐声叫道。

“嘘!”巴德把孩子们推进里屋,“你们看我老板来家访了,今天可能就不能开始家庭日了。”孩子们一听到家庭日取消,整张开心脸瞬间打拉了下来。西格瑞德默默地收拾起地上的彩纸,巴恩只能无奈地摇了摇手中自制的“快乐家庭日”的小旗子走回房间,蒂尔达紧紧地抿着小嘴,望向巴德的眼睛里盛满了泪水,几乎马上就要滴落下来。

“我的到来不应该让家庭日取消,不是吗?”瑟兰迪尔一句话就瞬间成为另外四个人的焦点。

巴德看着瑟兰迪尔,“所以说………………………………”

“所以说,我要参加你们的家庭日。”瑟兰迪尔点了点头说。

“耶!!!!!!!!!!!!!!!!!!!!”西格瑞德把自己手里捡起的彩纸再次抛向空中,巴恩猛烈地摇动自己手中的旗子冲出房间,蒂尔达一个劲地吹卷纸。

巴德深呼吸了口气,看着瑟兰迪尔,“你不必这么做。家庭日的活动可能不适合你这样的……”

“我觉得这对我来说很简单。”瑟兰迪尔自信地看向巴德,然后转向孩子们,“说一下,你们的行程吧。看样子,你们也筹备了很久了。”

孩子们都强烈赞同地点头,蒂尔达抢先说,“是的!先生!我们筹备了很久!我们准备先去夏尔区听巴金斯家族后人讲完最后的几章比尔博的冒险故事!”巴恩接着说,“然后,然后我们要去河谷城遗址那里参观河谷城最新开放的新修复区域!!”西格瑞德马上接上,然后笑了笑,“最后!我们~我们要去长湖镇公园~”

“嗷……又是长湖镇公园……”蒂尔达和巴恩立马做出了一脸扫兴的表情。

“长湖镇公园有什么不好吗?”西格瑞德瞪了自己的弟弟妹妹一眼,然后看向自己的父亲和瑟兰迪尔,“我觉得你们应该快点换套装束了,不然,蒂尔达要赶不上冒险故事了。”

一听到要赶不上自己苦苦等待了一个礼拜的精彩故事,蒂尔达就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立马把巴德推进他的房间,并且用自己稚嫩的声音命令到,“DA,你必须得快点换衣服!不然,我又要等上8周了!”

“是是是……”巴德被自己的孩子推进房间后,瑟兰迪尔也被推了进来,他们两个看着关上的门,互相对视了一会儿,巴德便走向自己的衣柜,开始脱衣服。

 

 

*斯皮亚图斯:Spirytus,全名Spirytus Rektyfikowany,英文译为Rectified Spirit(蒸馏酒),中文译作斯皮亚图斯,是一款原产波兰的精馏伏特加。酒精度高达96%,是世界上酒精度数最高、最烈性的酒。


评论(11)
热度(43)
©snakei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