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探组,GGAD
么么哒~(•ૢ⚈͒⌄⚈͒•ૢ)

【瑟巴】Flirt 调情 试读章(现代AU,夜总会老板!T / 调酒师!B)

Flirt调情

设定:现代AU,夜总会老板瑟兰迪尔X调酒师巴德

<本片章节为试读章节,我希望得到你们的一些建议,让这文更加丰富起来>

当巴德脱去上衣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东西在抚摸着他的腰,耳边也传来了鼻息声。他想弯腰,但是这样会抵到身后的瑟兰迪尔,他想后仰,但是这样会擦过瑟兰迪尔的脸颊。真是个考虑万分周到的坏家伙。巴德别过脸,鼻子轻轻地迎向瑟兰迪尔的脸颊,眼睛看向对方粉嫩的唇,然后轻轻地呼气,“呼……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延展自己然后,让你拥有我?”

从背后环住自己的那人闭上眼睛,只是再度狠狠地收紧了自己的手臂,让自己身上染上怀中人的气味,然后感到彻底满足后,才缓缓地展开自己的手臂,“这不取决于我,取决于你。”

“我该为此感到快乐吗?”有了点空间的巴德把自己换下的衣服扔向衣篓里,刚准备换上另一件白衬衫的时候,一只手摩挲着沿着巴德的手臂来到手背,“我想看你穿黑色的。”

“我没有黑色的衬衫。”巴德看着前方说。

不安分的手又回到了巴德腰间,“我们都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话,还有,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调酒师,巴德。”瑟兰迪尔显然没把话说完。你是我的。

巴德并没有做出回应,只是侧着头说,“你不准备换衣服吗?”

瑟兰迪尔放开了他的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坐在巴德床上,“当然得换,为了你的孩子们。为了你的家庭日。”

“你生气了?”巴德从底层抽出一件黑色衬衫。

瑟兰迪尔抚摸着巴德的床单,提了一下眉毛,“我生气了?”

巴德穿上衬衫,朝镜子里看了一眼。瑟兰迪尔在阳光的照射下,浅米色的头发散发着光晕,他没再多看瑟兰迪尔,两人沉默不语的气氛让巴德觉得尴尬。于是他决定拿上大衣,出房间。现在是初春,没理由让自己为了老板的审美而抛弃自己的健康……不是吗?

“停。我没允许你出去。”瑟兰迪尔没看他,倒是突然对床柜的照片起了兴趣,当瑟兰迪尔准备拿起相框细看里面照片的时候,却突然被一只手立马拍了下来,相框被重重地按在床柜上,力道大得把相框里的玻璃弄得支离破碎。

瑟兰迪尔呆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看到巴德的手被相框的尖锐而不平整的边缘给划伤。当他试图触摸那些伤口的时候,却被那只手给抓住,用力地血从里面又冒了出来。“你要辞退我,我都无所谓,现在,给我换上衣服,出去!”

“你生气了。”瑟兰迪尔站在全身都冒着愤怒的人面前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是!”巴德瞪着瑟兰迪尔,“我生气了!所以,换、完、衣、服,出我的房间!”

“为什么?”依旧是慵懒外加懒散地疑问句。

巴德感觉到那种让他更加生气的语气,那种被捉弄和嘲笑的语气,而这语气对于现在来说简直就是火上浇油,“滚!

瑟兰迪尔并没有离开,而是抱住了巴德,把头轻抵着巴德的头,但是说出话又好像再和自己说,“我会好起来的。总有一天,某一天。”

巴德猛力地试图推离这个该死的怀抱,但是越想推开却被抱得越紧。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发狂的困兽,撕心裂肺地吼出了一个字,“滚出去!

“我会好起来的。总有一天,某一天。”声音又一次想起,依旧温和,如同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

他不知道瑟兰迪尔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他觉得自己无法再无礼下去,甚至他无力再去反抗,他只能放弃他刚硬的态度,“换好你的衣服,我们要出去了。”

 

 

在发生了那多事情后,依旧提早到达夏尔区的袋底洞是让巴德最觉得不可意思的事情,可能是因为有瑟兰迪尔的车的原因。

刚停下车,蒂尔达拉着巴德快步地跑进袋底洞,然后抢了一个最靠前的座位,开心地摇摆着脚丫,等巴金斯先生来讲故事。西格瑞德和巴恩都听过,不过,再听一遍也无妨,听故事谁不喜欢?是个孩子都喜欢。

看着那些穿着整齐,干净整洁的孩子们陆续走进袋底洞,巴德和西格瑞德交代了几句,“记得等巴金斯说完故事,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们。”

“是瑟兰迪尔先生来接我们。”巴恩嘴贱地补了一句,回应他的是一个闷闷的甩门声。

巴德从袋底洞里出来,看见正在树下等他的瑟兰迪尔,看着树下的人。这样的景色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是的,巴德。他确定了那一闪而过的想法。那就像他的妻子,当和她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她也恰巧在树下等着他,妻子的金色直发在微风吹动下,自由地摇晃着,那时他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而如今失去妻子的自己,又是什么呢……他曾经以为他的妻子是自己活下去的一切动力,要拉扯三个孩子并不是容易的事情。要强迫把自己的孩子们认为成自己第二爱人的时候,他的内心已经被她占满,如今又是满是悲伤,现实给予地又不是恩赐,在这一切的环境下,对于他来说简直艰难。

那时当她离开自己的时候,他每天都带着负罪感过日,几乎整天都不吃不睡,疯狂地把自己扔进各种工作里,因为如果不那么做,一旦他停下来,他就会想她,他就会想哭,就会开始责怪自己,甚至有时会责怪襁褓中孩子。尽管期间他的大女儿和儿子一直在给予他希望,可是希望太渺小了,渺小地让他看不见,而射出地光芒又刺痛自己的心脏。

所以他突然产生了一个他认为“最好”的想法,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蒂尔达,这一切就不会发生,或许一切都来得及补救?他自己可以现在就去陪她,去她去的地方陪她,然后永远不分开。在他试图在浴缸里割腕流完自己血的时候,被蒂尔达的哭声给惊醒了,他永远记得那个哭声,蒂尔达的哭声和她刚出生一样悲伤,他开始不忍心。在握着自己血流不止的手臂,艰难地走到电话机旁,打了急救电话,他还没有报完自己的地址,昏迷意识就侵占了他的大脑,他试图睁开眼睛,但是他办不到,只能听到蒂尔达的哭声,感受到血液逐渐离开自己的身体。

感觉像是沉睡了一个世纪,他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白色的一切,安然地闭上眼睛,并且在心里发誓,他会爱着自己的孩子,他不会再责怪蒂尔达,或者任何人,包括他自己,他要重新开始,就像当初和自己的妻子承诺过的那样,他会爱他的家人,保护他们,不让他们收到任何伤害。并且他把这一切都封在心里。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些事情,也丝毫不期望有人能理解他,也不希望再有任何人理解他。

 

巴德从袋底洞里出来,看见正在树下等他的瑟兰迪尔,看着树下的人。

他沉默了许久,就这样看了瑟兰迪尔很久,瑟兰迪尔看了巴德一会儿,叹了口气,走向巴德,拍了一下巴德的后脑勺,“没上发条?”

巴德猛然间回神,他看向瑟兰迪尔,“什么意思?”

“嗯?”瑟兰迪尔没再理他,直接走向树林公园。

巴德也跟上瑟兰迪尔,一起走进公园。


<你们的建议对我来说很重要,尤其是角色的性格倾向偏离问题,这可能会影响到修改1,2的性格和剧情走向>

评论(9)
热度(21)
©snakei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