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探组,GGAD
么么哒~(•ૢ⚈͒⌄⚈͒•ૢ)

【瑟巴】巡回马戏团:帽匠与魔术师 (一发完 BE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巡回马戏团:帽匠与魔术师

设定:维多利亚时代。主要角色死亡预警。BE

在19世纪那时,和服装分开,仅做帽子的店还是有很多,其中最有名,并且颇受广大女性喜爱的一家是在伦敦一个巷子里的帽子店,点名叫做:疯帽子(Mad Hatter)。瑟兰迪尔是疯帽子店的主人,他从他的父亲欧瑞费尔那里继承了这家帽子店。优雅,奢华,并完全满足客户的要求是帽子店的一贯宗旨。瑟兰迪尔以每天头戴深灰色,墨绿色树枝暗纹,一条红浆果色丝绸系在帽子折角处,帽檐有些磨损的高礼帽,一身深灰色的长西服,白色花式翻领衬衫,灰色条纹的西装裤以及黑皮鞋的形象来招待客人,帽子店从上午9点运营到晚上8点,但是基本上到了下午6点以后,就不会再有客人来了。帽子店里的光线很灰暗,帽子店里只有两盏煤油灯,光线只是刚好看清东西,并没有十分明亮。

这一天如往常一样开门,却不同以往关门。在瑟兰迪尔准备关门时,来了一位客人,一位头戴高礼帽,身穿燕尾服,笔挺的西装裤,蹭亮的黑皮鞋,手上挂着一把黑雨伞的客人。客人把高礼帽压得很低,让人看不清面容。客人只是站在店外,也不进来,瑟兰迪尔靠近后,客人把帽子抬了抬(因为瑟兰迪尔比较高),不紧不慢地低语,“我要订制一顶和我头上一样的黑色高礼帽,明天晚上同样的时间我会来取。”说完就拿出一袋钱就塞进了瑟兰迪尔手里。

帽店老板掂了掂手中的分量,把钱袋收进了自己的内侧口袋。正准备把客人带进店帽子量尺寸的时候,客人没有进去,反而拉住瑟兰迪尔的手,用肢体语言示意他摊平手掌,瑟兰迪尔的手不是什么好看的手,长期做帽子的后遗症让他的手看上去有些粗粗毛毛。客人的带着白丝绸手套的手平平地覆在他的手掌上,突然神奇事情发生了,瑟兰迪尔感觉自己的手上有东西,然后随着客人的手不断地升起,一个高礼帽就出现在了瑟兰迪尔的手里,可是客人的头上帽子依然还在,自己的手上又出现了一顶。看到瑟兰迪尔震惊的表情,客人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瑟兰迪尔看着眼前的发生的一切,不管是震惊,还有疑惑和好奇,然后心想,眼睛有的时候也是会骗人的,便进屋关上店门。瑟兰迪尔回到里屋,看了看睡觉了的莱格拉斯,走进自己的工作室,把煤油灯点亮,仔细检查这顶帽子和最普通的高礼帽的区别,可是他什么线索也没有得到,只能无奈地做一顶新的帽子。

第二天瑟兰迪尔的精神很不好,昨天晚上为了发现那个帽子的奇妙之处,浪费了他太多应该睡觉的时间,尽管他后来认定这个帽子和普通的没什么区别。晚上果然那个奇怪的人来了,那天下着大雨,客人打着伞,大雨和伞把他的脸弄得更加模糊了,客人还是只站在店外。瑟兰迪尔把油纸包在帽子外面,仔细地叮嘱客人不要让帽子淋湿,也不要挤压,如果客人实在不能处理的话,自己可以前往陪同。客人摇摇头,便离开了。

之后,那位客人每周都会去找瑟兰迪尔做帽子,同样的款式,同样的布料。瑟兰迪尔渐渐地开始每周都会做一个帽子放着,然后等到礼拜五晚上,那位客人就会来拿。他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人消耗帽子那么快。又是一天下着大雨,那位客人又站在门外,瑟兰迪尔想往常一样叮嘱客人小心帽子,如有需要自己愿意亲自送去。客人用不紧不慢地低声说,“那你随我来,我会给你钱。”瑟兰迪尔点了点头,给房子检查了一下安全措施,亲吻了莱格拉斯的额头,然后放了一把钥匙在床边,锁上门,带上帽子撑起伞出去了。

一路上两人谁都不说话,可能是因为大雨伴着大风,也可能是两人天生不会社交。直到来到了一座庄园面前,客人按下电门铃,温暖的颜色印在了他们的脸上。大门被另一个年轻的小姐打开了,“Da,你回来了!”年轻人的语气和里面的灯光一样明亮充满朝气。

客人优雅地收起伞,走进屋里,等自己摘下帽子,看见还站在门口的瑟兰迪尔,只是笑了笑一下,“进来吧,老板。请不要拘于礼数。”

这时,瑟兰迪尔才看清楚自己的客人,那不就是他儿子莱格拉斯整天叨念着的那个大名鼎鼎的魔术师巴德·波曼先生吗?!瑟兰迪尔木讷地被西格瑞德领进屋子,递交了帽子。屋子里的设计和格局都和巴德一开始给人阴暗的形象不太一样,是那种很阳光的感觉,白墙加上石柱,天鹅绒的沙发和丝绸制的落地窗帘。巴德看着窗户外倾盆而下的大雨说,“帽店的老板,现在雨太大了,你现在回去一定会淋成落汤鸡。要不要先歇一会儿,等雨下得小些了再离开?”

瑟兰迪尔的确想留下,毕竟他也是看见西格瑞德已经跑去隔壁房倒热水,但是一想到还留在家里一个人的莱格拉斯他就放心不下。巴德看出了瑟兰迪尔脸上的担心,便不再挽留,只是微微俯下身,解下身上的防雨斗篷交给瑟兰迪尔,又给了帽店老板应得的报酬和一小瓶热水,“我想你比我更加需要,还有别摔跤,也别迷路。”。

瑟兰迪尔谢过了巴德,便离开了庄园,在大雨,瑟兰迪尔的伞被风吹坏了,但是由于巴德给的防雨斗篷身上没有淋湿很多。急急忙忙地走进莱格拉斯的卧室,发现他依旧安稳地睡在床上,瑟兰迪尔比任何时候都觉得安心。他失去过一次挚爱,对于现在所拥有便更加珍惜。瑟兰迪尔环顾了一下莱格拉斯房间里,墙上有很多关于魔术师巴德的海报。闭上的眼睛,从容的表情,甚至有点得意的神情,黑色的头发整齐梳成小马尾,燕尾服衬托出流线型的腰线和头上魔术师标志的高礼帽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有兔子出现,整个海报给人一种优雅,冷静,但是充满新奇的感觉。瑟兰迪尔想象魔术师巴德站在舞台的场景,那一定是鲜花和掌声聚集的地方。收拾回自己的心情,等洗漱完,回到自己房间上床睡觉已经是后半夜的事情了。

瑟兰迪尔的醒来是被自己儿子莱格拉斯的声音给吵醒的。他的头很疼,像是宿醉一样,尽管这样,他还是能听得出莱格拉斯心中的喜悦。慢慢悠悠地走到门边,靠在门框上,“莱格……”

“ADA!!你什么时候拿到魔术师巴德的表演票的?!我的天啊!”什么?表演票?恩……他昨天的确去了那个魔术师巴德的家,然后巴德把防雨斗篷给了他,但是他没有问巴德要过表演票,所以说……瑟兰迪尔努力地撑起自己的脑袋,“莱格拉斯……额……你是在哪里找到这个的?”

“你的防雨斗篷里。”莱格拉斯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的ADA,然后指向那个防雨斗篷。瑟兰迪尔这时一下子就醒了,然后便拉起莱格拉斯,关上店门,翻出今天歇业的牌子,急急忙忙地跑去找巴德。

莱格拉斯还以为父亲要带他去看魔术师的表演,然后就开心地跟去。直到来到一座庄园前,莱格拉斯才觉得疑惑,当开门的是一个男孩子的时候,他就更加疑惑了。瑟兰迪尔看了看眼前的男孩,也呆了一下,然后便问巴德先生是否在家。男孩看了看瑟兰迪尔,又看了看莱格拉斯,但是看到瑟兰迪尔手上拿着的斗篷和莱格拉斯手上的票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男孩转过头,朝里屋喊,“DA!有客人来了!”

楼梯处便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然后一件白衬衫加西装裤再配着毛拖鞋的“头发乱糟糟魔术师”巴德便出现在帽匠父子面前。巴德看到门口站着的瑟兰迪尔还没有等瑟兰迪尔开口,巴德就说,“斗篷是送你的,瓶子也是送你的,那里面的票也是送你的。”

“为什么要送我那么多?”瑟兰迪尔不解地看着巴德。巴德睁大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瑟兰迪尔,然后笑着说,“感谢你给我做的帽子和你所做的一切,赶工一定很辛苦吧,我看你都有黑眼圈了。还有亲自送帽子这种事情。哦!对了,我今天的演出时间是在晚上6点到7点。希望你们能来看。”巴德摸了摸莱格拉斯的头。“要进来坐坐吗?要开门营业的话,现在也已经过点了。”

瑟兰迪尔没有推托巴德的好意。他们在这一天里了解到了很多不同于报纸上介绍的巴德。巴德有的时候并不像报纸和大街小巷介绍和口述的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反而很温和亲近,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巴德也觉得瑟兰迪尔作为一个帽匠实在是太可惜了,他很明显可以做到更加显赫的位置上,仿佛他们像是错了位的人,但是他们在错误的位置也同样做到了最好。而且他们的共同点竟然都是妻子早早地离开了他们。一开始还对此觉得尴尬的两人,突然好像理解了对方什么,只是相视而笑。

那天,巴德让巴恩给瑟兰迪尔变了一个魔术,巴恩有板有眼地在桌子上划出一道牌,让瑟兰迪尔选出一张牌,“抽一张,不要告诉我,让我来猜猜看你选的是什么。”瑟兰迪尔笑了笑,然后选了左边的一张,拿起来看是梅花Q1,巴恩看着瑟兰迪尔满脸的笑意,“我猜猜,梅花Q?”

“猜错了。”瑟兰迪尔哼笑了一声。

“那我肯定是猜对了。”巴恩肯定地说。

“是的,瑟兰迪尔先生,我想巴恩猜对了。”巴德做出一个侍者的样子,请求看一下瑟兰迪尔手中的牌,瑟兰迪尔微笑着把牌转了过来。巴恩也笑了。巴德摸着巴恩的脑袋说,“他可是我未来的继承人。”

瑟兰迪尔看着巴德,眼神中充满着温柔。

在晚上一个小时的魔术表演里,从小型的近景魔术到大型的逃脱节目,巴德全部做到了完美演出,并且在演出现场,女王也出现在那里,整个现场在看到巴德逃脱成功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荣誉,名声,光荣就像是一股浪一样地涌向巴德。

但是这都不是瑟兰迪尔在意的,他看完这场魔术表演后的唯一感觉就是对巴德的现场掌控能力极其的佩服。其实巴德在表演过程中有几次确实出现了错误,但是都完美地以别的借口掩饰过去,像是刚刚那些就是预设的一样。

瑟兰迪尔还发现,在魔术表演中巴德的帽子会在最后水箱逃脱的时候和巴德一起泡进水里,导致帽子彻底坏掉不能用。【以前的帽子是不能泡水的,我记得上面的胶会脱落或者化开】瑟兰迪尔估计这就是为什么每周巴德都要来找他做帽子的原因。瑟兰迪尔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巴德什么重要的人一样,看见有别的人和巴德说话,他会不开心,他希望巴德无时无刻地看着只有自己。

从这个神秘的客人来到瑟兰迪尔生活的第一天开始到现在,一切就像是习惯一样,每周瑟兰迪尔做的帽子巴德都会在周五晚上8点就会取走。由于这样的习惯,瑟兰迪尔渐渐地开始在7点就会进行一些准备迎接巴德的话题。因为他觉得他们很谈得来,有时候他们会聊聊生活,家庭,生意,说说魔术,帽子,谈谈邻居,官员,有时候还会一起约着出去玩,打猎,带孩子去野餐等等等,巴德还告诉瑟兰迪尔,他被女王提拔为皇宫魔术师。

他们走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超出朋友的范围,尽管周围的人不说,这一切都在看似是甜蜜快乐的两人世界也会到尽头,一切的转折点就开始了,这一切被女王发现了。

那时候同性恋是被不允许的。巴德作为一名皇宫魔术师,这样的事情影响了他的身份,也会毁了他的孩子,他的爱人,他爱人的孩子以及和他有关所有人的未来。巴德恳请女王用他所有的荣耀和曾经的功绩换一个让他死的体面的结局。女王答应了。

取帽子的那天上午,巴德便来到了瑟兰迪尔的制帽店。瑟兰迪尔在缝别的帽子,巴德轻叩了两下台面,然后在台面上划出一道扑克牌,对瑟兰迪尔说,“来,抽一张,不要告诉我是什么牌,让我来猜。”

瑟兰迪尔没有看向巴德,只是腾出一直手,用食指移出了那张牌。巴德依旧一脸淡然地看着专注做事的瑟兰迪尔说,“红桃Q2。“瑟兰迪尔翻转牌面,红桃Q。针扎进了瑟兰迪尔的手指流出了血,但这一切都比不上心中的疼痛。巴德像以前一样留下了两张表演票,票面上写着,然后就准备离开了。瑟兰迪尔拿起帽子朝帽子里观察了一下,“不准备和我说什么吗?”然而,巴德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瑟兰迪尔把帽子安稳地放在桌子上,看向里屋,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默默地说着,“同样的错误我不想再有第二次。” 表演票上写着“魔术师巴德最后的一次演出”。

尽管考虑到因为是巴德的最后一次绝演会有上千万的观众来观看,所以选择了一个最大的表演场地,但是当天晚上台下依然是坐满了观众,甚至超出了以往的5倍,虽然盛况空前,但是舞台上的魔术师不管是脸上还是行为都和以往的演出一样,幽默,冷静,镇定,带着些许神秘的形象出现在观众面前。前面的节目都非常顺利地完成,没有出过任何的错误。

直到最后的水箱逃脱,当巴德浑身是有锁链绑着并且需要锁打开的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瑟兰迪尔开始害怕了,他觉得不对劲,他的心开始疯狂地颤抖,一旁的莱格拉斯看见一脸苍白的瑟兰迪尔,关切地抱住自己的父亲,并且打趣地说,“这一切都和平常一样,不是吗?他会让我们大家捏一把汗,然后得意洋洋地逃出来。”

随着鼓声的渐强,巴德进入水中,透明的水箱上盖上盖子,55秒解开第一个锁,又30秒解开另一把,20秒解开最后一把,然后游到水箱上部,准备打开盖子。在瑟兰迪尔觉得快要放心的时候,巴德却没有打开盖子,巴德猛烈地用双手推动盖子,但是盖子纹丝不动,整个场上的观众一片哗然,大家都开始害怕起来。这时,瑟兰迪尔终于按耐不住,挣脱莱格拉斯的怀抱,冲上台,就在一瞬间,整个水箱外部冲出冲天的火焰。瑟兰迪尔感觉到左脸传来的灼热感,但是他的心却随着水箱里不断下沉的安详睡容而变得冰冷。他被人带到了旁边。

突然舞台最前沿出现火焰和烟花,然后舞台中央缓缓升起了一座升降台,上面的人是巴德。他有礼貌地向大家做出行礼的行为表达让大家对于前面的过于紧张。之后整个现场爆发出了发自内心的欢呼和敬佩。鲜花和饰品都投向舞台。“哦,还有请各位给我们前面这位见义勇为的先生鼓掌!”巴德做一个“请”的姿势。瑟兰迪尔被人搀扶着,捂着自己的左脸,感受不断从舞台下传递来的热情,可是为什么他只觉得灯光的刺眼,烟花的虚假和视线的模糊。

表演圆满落幕。巴德走向后台,瑟兰迪尔一把抓过他,问他是谁。“巴德”摘下自己的易容面具,巴恩稚嫩的脸出现在瑟兰迪尔面前。瑟兰迪尔整个人本能性地后退,被后面的箱子绊了一跤撞在桌边上昏了过去。

多年后,莱格拉斯和巴恩都成为十分著名的魔术师,西格瑞德成为巴恩的得力助手,蒂尔达去了瑟兰迪尔那里做管理店铺的人,甚至把店铺发展成了不仅做帽子,还做衣服的服装店,瑟兰迪尔则退居幕后。最终晚年的瑟兰迪尔他摸着那张早已褪色发皱的梅花Q,躺在床上安然地离开了人世。

 

 

1梅花Q:阿金尼,由梅花Q名叫阿金尼,由女王(Regina)一词而来,她手持蔷薇花,表示英国以红色蔷薇花为标志的兰开斯特王族和以白色蔷薇花为标志的约克王族经过蔷薇战争后终于和解,将双方的蔷薇花结在一起。又有种说法,代表黑发的女人。

2红桃Q:亨利埃塔·玛丽亚,由于国内动荡,内战渐渐对国王派不利,查理将她及两名王子送到法国。1649年查理一世被国会处死,她便展开了在法国的流亡生活。1660年英国王政复辟,她以太后的身份回英国,五年之后又返回法国,建立了一座修女院隐居其中养老,1669年去世后葬于巴黎近郊皇家墓园。

3巡回马戏团:巡回=寻回,也以为着轮回,可以看做是像奈何桥或者天堂这样的地方。


评论(2)
热度(25)
©snakeink | Powered by LOFTER